泸州新闻网 > 健康 > 健康资讯 > 各地健康 > 正文

泸州女子患怪病如“沙人” 走到哪里皮屑就掉哪里

核心提示: 身穿长袖,只露了一双手在外面,剪了一头短发,脸上皮肤通红,并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皮屑,似乎谭清燕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,皮屑就会掉下来。

身穿长袖,只露了一双手在外面,剪了一头短发,脸上皮肤通红,并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皮屑,似乎谭清燕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,皮屑就会掉下来。记者采访谭清燕时,刚坐下闲聊不到五分钟,她所坐的沙发位置上已经有不少从她手上、脸上落下的皮屑。在她患病的背后后,其实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辛酸。。。。

照片 030

患病长达18年 经历各种折磨

谭清燕今年34岁,家住江阳区石寨镇凤龙村3组,16岁的时候她患上了银屑病。十多年来,她一直忍受着银屑病的折磨,谭清燕向记者坦言,自己刚患病那时,掉皮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,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全身皮肤发痒,尽管四处求医,但一直都没有治愈,病情随着时间的推移,也越来越恶化。“全身皮肤发痒,最难受的时候痒得我想要把皮全部抓掉,很痛苦。后来,病情加重,眼睛看东西变得非常模糊,出门见到太阳光也会流眼泪。尤其是全身关节会发痛,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,就连煮饭都不行。”谭清燕说:“2012年是病情开始越来越严重,那一年,我还特地去北京治疗。”

对谭清燕而言,患银屑病除了身体上的折磨,心里更是煎熬。由于患病皮肤痒,会掉皮屑,不管什么时候,走到哪里,皮屑就掉到哪里。据谭清燕介绍,自从16岁患病以后,就再也没有穿过裙子。而她内心一直在渴望着康复后再次穿上裙子。十多年的病痛折磨,谭清燕遇到过不少尴尬的事情,也没少受到别人异样的眼光。她说,每次出去走,如果遇到陌生人,他们都会投来异样的眼光,这种感觉让她不自在,而过后留给她的是久久不能消除的低情绪。“因为,周围熟悉的人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病情,就不会觉得奇怪。可如果不认识的人见到我,都会用另一种眼光看我。我心里会难过很久。平时,我基本上也很少出门,一方面是因为我自己身体就不舒服,出门也不方便,另一方面不出门就可以尽可能地少接触到陌生人。”谭清燕说到,平时,家里串门走亲戚,她都是和自己家人坐在一桌吃饭,没和外人一桌,她不想因为自己的病给别人造成困扰。

照片 034

辗转北京广州等地 病情依然未好

自从患病以后,家里就竭尽全力给谭清燕医治,先后前往泸州、自贡、广州、北京等地进行治疗。“这么多年,只要听说哪里可以医我这个病,哪个医院好,我都去了。大大小小的治疗,前后都花了三、四十万。整个家的收入基本上都用在了我身上。但一直都没有治好。”谭清燕很无奈地说到。现在,谭清燕的父母已经六十多岁,一直在家务农。谭清燕2007年和陈启邦结婚后,生了一个儿子,一家三口一直住在娘家。由于谭清燕患病,生活无法自理,也没有劳动力。谭清燕的生活一直由父母照料。她说,直到现在也是她妈妈帮忙带儿子。

妻子患病,家庭经济重担便落在了丈夫陈启邦肩上。陈启邦告诉记者,他在工地上打零工,收入不稳定。有活干的时候,就一直在外面挣钱,没活干时,就回家帮忙务农。“我挣的钱,基本上都是拿来给她治病和作为生活开销。现在家里根本就没有积蓄。我们有钱要给她治,没钱时,借钱也要给她治。大家都希望她能够治好。”说话间,陈启邦便把村里开的贫困证明拿出来给记者看。

谭清燕说,自己还年轻,7岁的儿子很可爱,父母也渐渐老去。她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康复。“至少,我康复后,能够自理生活,就很满足了”。希望能有更多的社会力量来帮助我们这位“女沙人”,能帮助她早日康复。

记者联系电话:18715871288 

记者 廖雪莲 摄影报道

责任编辑:廖雪莲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报网互动  新闻报料

泸州新闻网报料平台  随时随地报料 点击进入>>  更多资讯  关注泸州新闻网微博

电话报料:0830-3158783 通讯员投稿邮箱:news@lzep.cn

QQ报料: